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以藝術精品銘記回歸盛典(現已公開發售)

May 28, 2017

1/4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隨類賦彩的藝術人生—記景泰藍大師張同祿

November 4, 2017

百度一下「張同祿」,最熱門相關搜索莫過於2013年習近平贈送給來華訪問的韓國總統朴槿惠的「鳳舞九天喜鳳瓶」,甚至於在輸入「張同祿」時,馬上就跳出「張同祿朴槿惠」的搜索推薦。與韓國總統的名字被一起記住,這應該是當年那個在景泰藍廠叮叮噹噹敲打銅胎的張同祿想也想不到的。

 

 

 

張同祿設計的國禮景泰藍作品「鳳舞九天喜鳳瓶」

 

 

張同祿,1942年出生於河北的曲陽,自幼對繪畫表現了出了痴迷和天賦。1958年,16歲的張同祿從十個報考者脫穎而出,進入了北京市景泰藍廠。

 

 

景泰藍,正式的名稱是「銅胎掐絲琺瑯」,以工藝複雜而著稱。按照傳統的說法,一件景泰藍的製作完成,需要108道工序才能完成。而這裏面,每一道工序都需要經年累月的地訓練才能熟練。剛進入景泰藍廠的張同祿,從最基本的一個工序開始:制胎。

 

 

「就是用銅敲打出胎型,也叫打胎。我就幹這個。」張同祿回憶說。當時的車間有200多人,「叮叮鐺鐺的,樓上有掐絲點藍的,我就問我師傅,我說『師傅我是不是明年就能去掐絲點藍了?』師傅說『想的美,就這個打胎,你一輩子也學不完』」。

 

 

年輕時的張同祿,經常在美術館、博物館收集設計素材。

 

 

就是在這個當時景泰藍藝術最頂尖的工廠里,在傳統學徒式的培養體制下,給張同祿打下了紮實而又完整的工藝基礎。但與同學的一次偶遇,讓張同祿對自己的藝術生涯有了新規劃。

 

 

1959年,張同祿在同學的建議下報考了北京工藝美術學校美術系。在這所當時中國工藝美術專業學府,張同祿系統地學習了美術基礎、素描、繪畫、設計等專業的美術知識,從一個技術工人,開始了他的設計大師之路。

 

 

靈感四射的創作年代

1962年,張同祿從北京工藝美術學校畢業,分配到了北京市工藝美術廠。

 

 

「畢業後我被分配到點藍車間,跟着一個老藝人來學,我心裏是瞧不起他們。他們又不會畫,跟他們學什麼啊。」張同祿回憶說。有一次,師傅說「同祿,把那個松黃給我拿來。」「松黃?我把那個大黃給他,『什麼呀這是,這哪是松黃啊,學過沒學過?』我真沒學過,都是行話。跟咱們教授有很大差異,我這連行話都不懂,得了,好好學吧!」

 

 

張同祿從此在景泰藍廠,更會虛心地向老藝人學習,用了一年時間,掌握了景泰藍最為核心的技術——點藍,並創造了更多的工藝技法,更是提出了「隨類賦彩」的裝飾理念。隨後,張同祿走上專職的設計在崗位,因為有專業的設計院校背景,景泰藍的設計創新也自然地落到了他的肩上。

 

 

1972年2月,《人民中國報道》對張同祿和他的「神鹿寶車尊」做了封面報道

 

 

「我父親在這方面很勤奮。我記得他那時經常出差,有時候出差回來,就會畫一本的寫生回來。」張同祿的女兒張穎回憶說,「有一次他們和琺瑯廠一起去瀋陽故宮出差,別人都去看文物,很快出來。我爸就不見了,後來從故宮出來,他已經畫了一本的速寫。」

 

 

張穎拿出了張同祿從六七十年代他所畫的各種造型設計草稿、寫生、速寫甚至於素描本子,足足有幾大摞,這些已經發黃變色的本子,記錄着張同祿在景泰藍設計上點滴成河的不斷積累。

 

 

 

張同祿的設計手稿

 

 

文革時,張同祿被下放到生產車間,此時的生產車間,匯集了各工藝的大師級匠人,張同祿得以向這些老藝人學習了景泰藍不同的工藝程序,這也就是現在所謂張同祿掌握了全套景泰藍製作工藝的一個歷史奇緣。

 

 

這一時期,張同祿設計創作了源於毛主席詩詞的《蝶花瓶》、展現鋼鐵工人勞作的《鋼花瓶》、以及融合多種工藝的《神鹿寶車尊》等,都是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思想意識形態與藝術創作完美結合的代表作品。

 

 

 

張同祿在指導學生進行創作

 

 

1978年,張同祿出任北京工藝美術廠副廠長兼總工藝師,開始主持整個工藝美術廠不同工藝門類的工藝創新工作。

 

 

「那時侯我爸就是經常不在家,因為我們家就是在廠子裏。晚上八九點鐘的他還沒回家,就一個人在廠子裏搞設計」。對於當時張同祿的工作的辛勤,張穎的記憶很深刻,「他那時候經常出差,經常不在家。有時候我回家,一看他怎麼在家。他在家時我們反倒不習慣了。」

 

 

張同祿和他設計的「鳥杯」一同登上天安門

 

 

這時的張同祿,爆發出了積累多年的創作靈感,創作了《鳥杯》《坐龍花薰》等重量級作品,2012年,這兩件作品同時入選了張同祿「十大經典」作品之列。1987年,張同祿又研發了「琺瑯珀晶」工藝,獲得國家專利。

 

 

九十年代末,北京工藝美術廠破產倒閉,張同祿開始了自由創作的年代。他的女兒張穎說:「我爸很遺憾的是,從廠子裏出來時,我們家一件景泰藍作品都沒有。」

 

 

景泰藍之外的人生異彩

張同祿有時還會親自來示範點藍的工藝

 

 

經過近十年的經營,張同祿的景泰藍經過多翻的波折,終於在藝術品市場化的今天迎來了一個春天。

 

 

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的張同祿一直把傳承景泰藍放在第一位,所有的產品在工藝上要求嚴苛,「他對產品是不計成本的」,張穎說,「比如一件作品我們計劃賣三千元,我爸設計出來製作的成本包括實驗的成本,就遠遠超過三千了」。這讓負責具體經營事務的張穎很是糾結。

 

 

現在的張同祿景泰藍工作室,經營上主要由他的女兒張穎和兒子張旭來打理,他們現在也是「張氏琺瑯」的傳承人。而張同祿,現在主要指導徒弟們創作並在重要作品上主持設計創作工作。張同祿的女兒和兒子作為他的傳人,將「張氏琺瑯」又推向了一個高峰。

 

 

除了設計工作以外,張同祿現在每天還堅持着畫畫。沒有了工作的負擔,張同祿更顯出多彩的人生。

 

 

「他現在沒事會寫相聲,去年還讓我們去找馮小剛,想讓他的相聲上春晚」,張穎談到這些趣事,還忍不住發笑,她說:「不過他那相聲我們看了,真的不好笑。」

 

 

張同祿對音樂很喜歡,年輕時就夢想着彈鋼琴,八十年代去香港出差,沒有買任何的禮物,只帶回來了一個當時頗為昂貴的卡西歐電子琴。「去年他終於買了架鋼琴,現在已經會彈好幾首曲子了。他買鋼琴時,就看中人家可以免費教了。」張穎說。

 

年輕時就愛好音樂,現在,張同祿開始學習鋼琴。

 

 

還有不為人所知的是,張同祿是楊麗萍的粉絲,迷戀楊麗萍的「雀之靈」。早在九十年代時,張同祿就以「雀之靈」為靈感,設計了一款景泰藍作品。2013年,楊麗萍在保利劇院上演「雀之靈」收官大作《孔雀》,張同祿特意前往觀看,當時的有領導知道張同祿是楊麗萍的「粉絲」,執意要安排他們見面,但張同祿婉言拒絕了。問起他時,張同祿只說:「楊麗萍,她是女神」!

 

 

但是,張同祿對景泰藍的責任感不能讓他放鬆。張穎說:「有一次他看一本藝術類的雜誌,上面有幾件景泰藍作品,作品比較粗,他看着看着就哭了。我問他哭什麼,他就指着雜誌上的照片跟我說,景泰藍這麼搞,不行啊!」

 

 

只要能提筆,張同祿就喜歡進行他的景泰藍設計。

 

 

1988年,張同祿被評為第二屆「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這是現在最為人們所熟悉的他的稱號了。但對於「大師」,張同祿的看法卻很淡然,「大師,聽着總是像是算命的。」他經常對別這麼說。

 

 

對於他的作品,這是他最喜歡和別人談論的。談作品的創作思路,講作品的細節,聊作品的工藝,但對作品的價格,他卻非常的不敏感。

 

 

「他真不知道自己的作品什麼價格,有時候我們告訴他,他會很驚訝:啊,這麼貴。」張穎說。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ollow Us